"/>
首頁 | 園林新聞 | 規劃設計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風景旅游 | 園林城市 | 世界園林 | 風景園林師 | 花木資訊 | 人居環境 | 園林論壇 | 園林博客

鄉村振興、南粵古驛道應互相賦能

http://www.8b7j.com 2019-06-17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葉一劍 發表評論(0)

  南粵古驛道的活化利用,離不開沿線村落的品質化空間和多元化遺存支撐。在鄉村振興戰略的背景下,南粵古驛道的活化利用將為沿線村落的振興提供多方面的賦能。而且,從長遠來看,這些沿線村落的保留,將為南粵古驛道的長期、可持續的活化利用提供無限的可能性。敬畏每一個村落的存在,盡可能保留更多的村莊,需要成為更加明確的共識。

  南粵古驛道作為一個整體性文化遺產和旅游、體育服務品牌,已經具有一定的IP屬性,并在統一的IP之下,不斷構建和豐富多層次的產品和服務矩陣。隨著新消費時代的來臨和一系列新的國家和區域戰略的布局,南粵古驛道已經具有與更多的時代關鍵詞、國家戰略跨界融合發展的空間和可能性。而且,這也對南粵古驛道的活化利用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在鄉村振興戰略的背景下,南粵古驛道有關方面可以更具創新性地推動南粵古驛道與沿線村落之間的多元化互動機制,在互相賦能中協同發展。

  文化將古村落串聯起來

  既有的梳理和研究已經清楚表明,南粵古驛道與傳統村落之間的關聯性十分密切。據不完全統計,廣東現存古道本體共計233條,其中新發現135條,現存古道本體長710.44公里;在廣東的2277個貧困村中,有60%的貧困村在古驛道周圍5公里范圍以內。

  建筑師許瑞生在其《線性遺產空間的再利用——以中國大運河京津冀段和南粵古驛道為例》一文中指出:“現代交通網絡與古代交通網絡的錯位,造成一些村鎮經濟動力的衰退,出現現代意義的貧困現狀,這是中西方城市化過程中的共性。然而正是低速的城市化,回避人為的破壞性建設,古代的人工建造景觀(包括古驛道、歷史建筑、傳統古村落等)反而能幸存于人類現代開發活動頻率較低的地區,現代交通條件較差而城市化程度較低的地區,恰恰是古驛道保存較好地區。”

  對此,筆者很是認同。從這兩年我們走訪的情況來看,廣東很多村落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原真性,這是難得的。這些村落中有大量的古橋、古樹、古建筑、非遺等資源,還有一些與家族傳承有關的家國故事,這是非常寶貴的資源。

  不過,無論是從遺產保護的角度來看,還是從這些村落開展包括旅游在內的經濟賦能工作來看,都面臨的一個問題是過于分散——這些村落就像散落于山水之間的珍珠,從保護的角度看,價值很大,但從市場邏輯來看,單獨一個村莊又很難實現獨立的商業價值自洽,市場化門檻較高。

  要解決這個問題,就需要找到能夠將這些村落串聯起來的文化線索。而且,這一文化線索還要能夠在空間上有直觀的感受,虛實結合,最好還能通過一個IP化的文旅品牌,來統領這些碎片化的村落轉型和振興。

  在此背景下,南粵古驛道概念的出現簡直就是神來之筆,不僅在文化關聯性上找到了依托,而且在空間上有明顯的線性布局,就像大運河一樣,如果接下來能夠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南粵古驛道”成為超級IP就指日可待。有了這一超級IP的統領,包括這些村落在內的一系列文化、自然資源都找到了活化和市場化價值變現的通道。

  基于村落來思考遺產的活化利用

  在筆者看來,隨著國家和廣東省鄉村振興戰略的持續推動,將有更多的資源導入到村落轉型中,這對南粵古驛道的活化利用而言,又增加了一個重要的戰略加持。

  如果說上一階段古驛道沿線村落的轉型思考,更多是從南粵古驛道賦能村落的角度展開的話,那么,在新的階段,基于新時代對中國鄉村價值的重新發現,還將有必要更加基于村落來思考如何為南粵古驛道的活化利用賦能。這些村落為南粵古驛道的活化利用提供的不僅是遺存的豐富性、空間的多元性,還將包括文化的多元性和市場的更多可能性。

  需要警惕的是,前幾年,面對張家口草原天路的突然被引爆,當地政府有關部門以及引入的開發運營機構,由于缺乏對草原天路這種線性旅游資源開發利用的綜合考慮,以及對沿線村落價值缺乏敬畏,竟然采取圈起來收門票的運營模式,對草原天路進行掠奪式開發,而且還進行了沿線村莊的拆除,以至于引發了不少沖突,最后導致草原天路品牌、地方政府、投資商、沿線居民以及游客五方皆輸的局面。

  沿線村落找到新的文旅坐標

  從鄉村振興的角度看,南粵古驛道的提出為沿線散落的村落找到了新的文旅坐標,回答了這些村落在哪里的問題,不僅在空間上,更重要的是在文化價值和旅游線路上找到了坐標,而且,在文化自信上也找到了新的坐標。這是這些村落找到新的發展模式、獲得新的發展機會的重要前提。

  這些村落將是構成和進一步豐富古驛道文旅化的重要的平臺載體——如果說這些古驛道的本體,甚至周邊的文化遺產和自然資源是靜態的話,那么很多村落,尤其是直接因驛道而出現和興衰的村落,其實是一種活態的自然和文化資源,里面還有豐富的民間小信仰、民俗、民藝和手工藝人,這些都是新消費時代重要的內容和場景。

  從快速發展的角度,以及古驛道文旅產品和服務的豐富性角度來看,這些村落也是很有價值的存在,遠比從零開始建設,甚至拆除重建要經濟和便利得多。所以,從一開始就應該將這些村落的振興與南粵古驛道的新生充分結合起來,彼此互相賦能,并通過與外界來自全球的市場化資源和團隊進行對接,創意出更多的可能性。

  接下來,在政府引導和監管的前提下,如果能夠在更加系統、專業地厘清南粵古驛道的文化價值內涵的基礎上,大膽引入市場運營主體,構建相應的市場化運營機制、平臺、產品和服務,在更具敬畏感和歷史性的保護、傳承、活化理念指引下,尋求文化價值和市場價值的最佳結合點和平衡點,將能夠為南粵古驛道的綜合價值的實現提供更多元化、更可持續的發展動力,從而推動南粵古驛道的活化利用進入新的時代。

  (作者系方塘智庫創始人)

分享到:
編輯:崔京榮
有關    的新聞
更多評論網友評論 (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 ·凡本網注明“www.8b7j.com”或“本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風景園林網,
  •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風景園林網”或"來源:www.8b7j.com/"
  • ·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最新評論:
企業服務

熱點排行

    熱門博文

    論壇熱帖

?

中國風景園林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8b7j.com

欧洲75秒秒速赛车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