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園林新聞 | 規劃設計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風景旅游 | 園林城市 | 世界園林 | 風景園林師 | 花木資訊 | 人居環境 | 園林論壇 | 園林博客

《繁花》作者金宇澄:對城市的繪寫、設計其實都與情感相關

http://www.8b7j.com 2019-05-22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李芝 整理 發表評論(0)

  長篇小說《繁花》2012年獲得茅盾文學獎,為之累積30年的作家金宇澄憑借這部接續滬語寫作傳統并描繪市井上海圖景的作品而聲名遠播,寫作之余,金宇澄對城市空間設計及繪畫都十分關注,并有著其獨有的視角。“海上繁花——關于城市的情感原點·金宇澄版畫展”5月25日將在上海茂名南路1號二樓的大滬繁花藝術空間開幕,這也是上海設計師社團大滬社與金宇澄的交流緣起。這一活動還將就滬上設計師群體結合上海城市文化形成對話與交流。近日,作家金宇澄、上海市政總院景觀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鐘律與澎湃新聞就城市設計、文脈與情感等方面的話題進行了對談。

海上“繁花”:對城市的繪寫、設計其實都與情感相關

海上“繁花”對談現場,顧村言(左)、鐘律(中)、金宇澄(右)

  顧村言:這些年關于城市記憶與文脈的活動很多,澎湃新聞藝術版前不久也推出了關于一些歷史建筑與遺產的尋訪,說到小說《繁花》,其實也可以認為是有著城市文脈與記憶的作品,你是如何看待每個階段的創作與這座城市和當下的關系?

  金宇澄:因為我一直對城市的設計,城市的發展有興趣,包括寫《繁花》這本書,我總結下來其實就是一個情感上的問題,而且你生活在這個地方,你關心這個城市的變化,希望這個城市有它自己本有的特色,當然上海是一個非常有特色的地方,希望它過去的很多東西能一直作為我們遺產,而不是讓城市變成像割韭菜一樣的,一茬一茬的。有一些地方,當然到現在為止還保存著,保存著的同時也充滿憂慮。我在《繁花》里面所提到的進賢路,王家衛導演我都請他們去看過,進賢路這個地方很有意思,這是上海的特點,它什么時期的房子都有,包括最早的時候,上海開埠之后的農家房子、老式的弄堂、新式的里弄、洋房什么都密集的集中在一起,我們走到這條路上,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城市的過去。我甚至叫一個攝影師,我說你要拍就拍兩個房子是怎么結合的。上海過去的法租界,它的街區建筑并不一定全部是歐洲的翻版,它也結合了上海的本土建筑,包括江南的民居,有著上海各時期的建筑痕跡。所以《繁花》里面就拼命用文字來留住這種歷史,因為沒有了。城市化的進程中,大量的城市它都需要快速的能夠改變,但是上海不同的地方在哪里,上海是一個有城市遺產的獨特的城市,所以說上海應該在這個城市化的改造過程中,它最應該體現的是上海的大量精致的細節。

海上“繁花”:對城市的繪寫、設計其實都與情感相關

上海進賢路街區手繪圖

海上“繁花”:對城市的繪寫、設計其實都與情感相關

金宇澄版畫作品

海上“繁花”:對城市的繪寫、設計其實都與情感相關

上海歷史建筑與街區

  顧村言:你寫作之余喜歡畫畫,畫了不少老上海街道、店鋪、民居,這次與大滬社合作策劃“海上繁花——關于城市的情感原點”版畫展,怎么想到上海設計師社團包括聯合策展?
金宇澄:關于城市設計的思考其實是一個情感上的問題,就是我們如何在這個城市里面,帶著情感來做具體設計工作,于是我和“大滬社”上海設計師社團開啟了一種合作,我覺得自己找到了一個改變城市的,或者說如何用我們去影響一個城市的合理改變的好方法,我是非常高興的!他們提出聯合做這個版畫展,我也希望我們社團的設計師能夠共同參與,因為他們是改變城市面貌的最重要的角色,一個設計者!這也是上海特有的一個團隊,他們都是上海本地具有各自專業背景的一些有影響力的設計師。設計師社團同時又是很松散的,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業,但是具有共同的城市情感紐帶。當上海也變成一個很老的話題了,上海設計師社團談上海有著獨特的角度,他們是伴隨上海一起成長的,因而他們更了解上海的某一些建筑,它的歷史,它的價值。在推動這個城市設計的進程中,他們也起一個價值主導的作用。我覺得這個是一個非常理想的城市文化交流方式,非常理想的一種組合。因為沒有什么大的功利性,更多的是相互的專業思考補充與交往。希望這樣的跨界交流變成一種可持續的“主題設計沙龍”,成為上海設計之都的文化品牌。

海上“繁花”:對城市的繪寫、設計其實都與情感相關

金宇澄版畫作品

  顧村言:你之前說寫《繁花》本身就是留住兒時的情感,文脈的記憶,是有這種感覺。如果與上海設計師群體進行這樣的合作,把你這樣一個想法,結合城市設計能盡可能地融入,就非常有意義了,他們畢竟是進行實際操作的。

  金宇澄:剛才我也說起過,上海也變成一個很老的話題了,人人都可以談上海的,但我覺得大滬社的設計師談上海是絕對不一樣的,因為他更了解上海的某一些建筑,它的歷史,它的遺產。那么在推動這個城市設計的進程中,他們也起一個主導的作用,也不能說我們沒做什么,我們最多就是能敘說、述說這個變化或者怎么樣,但我們沒有這個能力。所以這個也是,我覺得這個是上海特有的一個社團,這個社團不是。

海上“繁花”:對城市的繪寫、設計其實都與情感相關

金宇澄版畫作品 《樓下理發店》

  顧村言:我們回到設計者的角度,鐘院長你好,作為一個關注城市空間的設計者,您怎樣看待城市情感與文化價值?

  鐘律:文學是社會的一面鏡子,“城市”中國人的生存狀態、生活困境、精神出路成為文學中不可回避的表現場域。金老師的文學價值貢獻就在此。《繁花》是城市經驗文學作品,它建立了一座有關與城市有關的人情世態的博物館。金老師一直在辨析他作品里對城市的強調,這也是金老師對于當代城市文學的重大突破所在。

  上海本土設計師群體很多人都是在上海從小長大的,有記憶的。很多《繁花》的段落,其實都是從我們以前生活重合的角落和片段。把文字地圖與視覺邊界放在一起,引發時間線、觸點、頻道、情緒。思考面向為如何對未來城市街區生活所產生的場境思考。我們作為上海設計師群體,有規劃、景觀、建筑、室內、藝術等各方面學科角度的。我們深刻感覺到,如果上海要高質量的發展,它的設計不是一成不變的,不是再被格式化的。應該思考面向為如何對未來城市街區生活所產生的場境思考。我們更要充分認識自己的專業屬性,設計師是特別創新的群體,可以用設計跨界文化對話來復興城市有機更新的方式。“城市即展場 ”這也是一種以城市文化對話策展推動老城更新,不斷創新迭代實踐的方式。我認為重要的是我們共同鎖定一個計劃,先搭建了一個各種跨界資源溝通,形成是一個專業對話的渠道平臺,并構建對城市更新項目的技術協同。

  顧村言:從過去弄堂的交流改變為公寓的交流。建筑空間改變了人的交流和生活方式。

  金宇澄:我最感慨的,當然也說過好多次了,上海過去很多多立體的小菜場,早已全部拆掉,大概二十多座,當年生活的配套概念,在居民集中地比如虹口三角地,比如老西門,上海陜西路“西摩路菜場”、南京路口,大自鳴鐘,都建立三層立體菜場,現一座都沒有了,為什么會消失?很多人說,虹口三角地菜場假如還在,就是西班牙那座經典老市場,就是古董就是旅游勝地了。但它沒了,取而代之是一個水泥高樓,誰記得它,直到現在,上海人還頑固在說“虹口三角地”,頑固記得這座小菜場,那個水泥房子,是不會有人記得的,建筑就是這樣逐漸變成了口頭的歷史,城市的舊影,就是這么一點點消失掉的。

  鐘律:金老師提到的“菜場情結”,我們特別有感觸。我們原先生活生長的城市中心社區,由于城市也在擴張,也就搬離了,原有生活紐帶沒有了。物理空間的改變是很快的,精神空間的改變是很慢的。面對這樣的時代,我們該怎么發展?就是新的事物如何持續它的更好,舊的事物如何讓通過新的載體,煥發它一種精神的凝聚力。再以一個更人性的方式,能夠留存、綿延,這個就是我們要塑造的。剛才其實我對金老師講的菜場問題,我深有感觸。以前我們的菜場其實就是一個社區的小綜合。它有幾個功能,一是離家不遠,都是一公里的交流范圍。第二個,它滿足了我們衣食住行需求。它能讓很多的物資有機組合在一起。但是本身空間不應是簡單粗暴的生產銷售地,它應是一種文化交流,菜場設計也是應具有功能藝術性,人與商品攤位在里面的交流,并把買菜變成一種生活文化,人們還可以閑談、閑聊。我們現在的高節奏生活,依賴網上購物,快速便捷,于是線下的買菜變成一個很粗暴的完成任務式,人與人之間也沒有交流,也沒有溫度。然而線下又有一種菜場,那ShoppingMall里的菜場,商品雖然豐富,但是場地規模大,距離遠。一個家庭的老人可能就是把買菜作為他很重要的生活寄托,努力為一個家庭做好一個美食的紐帶,就是他最大的晚年家庭貢獻。但是遠距離大型ShoppingMall,讓老人望而卻步,要在一堆的商品和漫長購物流線上進行商品選擇,每次買菜回來,已經筋疲力盡了。未來要把城市生活方式,社區區共性需求,給予足夠的空間。要把這樣的一種共性的需求空間作為微更新的重點,這個是我們設計師應該考慮的。我們現在非常倡導一公里商業社交圈,關注規劃導向方面的問題,在努力的做一些有能夠落地實踐的社區項目載體,然后共同來推廣。

海上“繁花”:對城市的繪寫、設計其實都與情感相關

上海茂名路1號大滬繁花空間所在的歷史建筑曾是美國福特公司在滬辦事處

海上“繁花”:對城市的繪寫、設計其實都與情感相關

上海茂名路1號大滬繁花空間改造后的內景

  顧村言:其實那是一種很平民化但也很精制致有格調的生活,又很平民,又很精致。你們覺得當下我們又如何看待城市更新與生活記憶?

  金宇澄:比如西藏路新閘路口,過去有個星火日夜商店,我們看舊照片還能看到,新閘路是一個五岔路口,過去這塊地皮是私有制,只能定做,用轉角造了店鋪。后來成為一個全國有名的星火日夜商店,就在六十年代,就是現在24小時的便利店的中國版。這房子如果保存下來,就是全國第一個便利店,店員都是全國勞動模范,日夜經營。

  鐘律:其實我們城市的服務精神在六十年代就已經有了,上海一直在延續城市服務精神:海納百川,服務全國。

  金宇澄:仔細看舊照片,星火日夜商店是中國式小瓦片的房子,二層樓,房子的比例和馬路的轉角,都特別和諧。

  鐘律:想象這個商店在幾十年里,持續為城市提供的日夜服務,它里面會發生什么樣的故事,這就是城市服務與城市文化之間,商品服務與城市生活之間的關系。

  金宇澄:但如果規劃者沒有這種記憶,沒有這種情感,你拆掉了,紅筆一劃就拆掉了。

海上“繁花”:對城市的繪寫、設計其實都與情感相關

金宇澄版畫作品

  顧村言:如果有這個記憶,就不會拆掉。

  金宇澄:拆掉以后,現在想想真可惜啊,你就現在再造一個,你就算這個房子,原來地方造了一個房子,它的價值還真不如這個。那我們為什么一直要后悔下去?就是缺乏討論。

  鐘律:是的,城市建筑賦予生活記憶,它應該是獨特性、唯一性的。這次由大滬社設計師組成的策展團隊選了金老師版畫作品“記憶之手”作為海報主題,正是表達了作家眼中上海這座城市的變遷。他說,城市的風貌依靠的是房子,變化的材料是時間,有時候時間產生的影響大得出人意料。這也恰恰表達我們作為一個融合的團隊,協同鏈接上海的地方創生,因為我們是創造生活的,它是符合地域屬性,有著創造力的未來生活。

  從縱向深耕內容到橫向掌握多元的形式語言。都是作家與設計師在思考的。大家有共同的創作原素材就是,直面生活本身、實踐現場,從中提煉第一次自然認知。城市設計師與作家都在做著內容與形式之間的轉換工作,只是大家面對的內容關注點不同,表達的形式語言不同。

  金宇澄先生的藝術刻畫方式,不再拘泥句樣定式,而是自然語言中無處不在的表現力。同樣,我們的城市設計師,正關注內容的原產地與價值的稀缺性之間的問題并鏈接運用到日常的各個領域,對我們當下散落在各角落的城市文化的珍惜。

海上“繁花”:對城市的繪寫、設計其實都與情感相關

鐘律及其設計團隊設計的光影秀對于筒倉和上海灘歷史的演繹

分享到:
編輯:崔京榮
有關    的新聞
更多評論網友評論 (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 ·凡本網注明“www.8b7j.com”或“本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風景園林網,
  •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風景園林網”或"來源:www.8b7j.com/"
  • ·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最新評論:
企業服務

熱點排行

    熱門博文

    論壇熱帖

?

中國風景園林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8b7j.com

欧洲75秒秒速赛车漏洞